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bout:Mandy

然后怎样

 
 
 

日志

 
 

不如及时一小津 & 小津周游书评  

2009-12-15 13:28:04|  分类: 乜野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星期六的音乐文字练习,其实带了浓浓的纪念意味,因为小津安二郎生于1903年12月12日,卒于1963年12月12日。

这样的纪念意义重大,相比起上一个generation,现在的社会,其实我们更加需要小津。

上星期的歌莉娅,在音乐和朗读声中,隐约听到外头烦嚣的北京路的车声,交通协管员的哨子声,偶尔有路人叫喊,围绕了一圈的媒体记者们拍照录影忙得不亦乐乎。场内表演者和观众却彷如隔世,沉着地聆听。

不如及时一小津。这个浮躁的世界,处处是哗众取宠。像小津电影里面的镜头:平淡的一家人,平淡的生活,平淡的来,平淡的去。这样的影像,还有多少人有耐性在银幕前坐着欣赏两个钟?

---------------------------向大师学习的分割线----------------

关于小津安二郎,大家可以去读《小津》和《小津安二郎周游》,出了华丽的大陆版,而刚刚找到香港日本电影专家及影评人舒明先生的书评作品(舒明先生也曾为大陆版《小津》写序),以及其《外滩画报》上的专栏,有兴趣可以一读:http://www.bundpic.com/link.php?linkid=10084

 

 

小津时代的电影文化氛围                                      舒明

 

田中真澄自1966年第一次观看了《麦秋》以来,就一直关心小津安二郎的电影。过了20多年,他编写了几本小津的书后,再从小津及其电影中汲取各式各样的问题加以解读,以17个片断组成这本《小津安二郎周游》。此书既非小津安二郎论或小津安二郎传,而是由小津这个对象衍生出来的一种方法论。以下的17个片断,有时对小津“做了特写,有时又以长远景的方式把他作为一个景加以安排……相当多地写到了以往没有提到过的话题,即不为人所知的小津的信息。”(364页)

 

(1) 拳击的故事——小津身高167.64厘米(原文作169.68厘米,疑误),重64公斤,有拳击运动员的体格,也时常在电影厂内的练习场与同事小原让治进行拳击搏斗。1927年2月,《电影往来》刊登了乙雀(小津)的《鸡肋戏语:Boxing的故事》,文章后半提到日本的拳击冠军荻野贞行。1926年荻野进入松竹蒲田当演员,或许和小津有关,因为1925年两人当志愿兵时成为好友。小津是个美国电影迷,而在1925-1929年间,小津一直有阅謮法国文学的翻译作品。 

 

(2) 蒲田进行曲的目击者——松竹蒲田制片厂是日本第一的梦工场,工作人员有815名。1923年8月,19岁的小津进入松竹当碧川道夫的摄影助理。1924年7月,快30岁的城户四郎成为松竹蒲田的第四任厂长,采用了以导演为中心的导演制。城户非常了解电影剧本,也十分欣赏小津导演的才华。虽然小津的电影不卖座,城户也尽量让小津心情舒畅地拍摄明快、幽默及有美国风格的电影。

 

(3) 学习与游历的闪回——小津约在1926年1月任大久保忠素的副导演,同性格相反的清水宏成为毕生好友。清水已于1924年7月升为导演。1930年代初,小津和拍时代剧的井上金太郎和山中贞雄也成为好友。1933年10月6日,小津与他俩、大久保和秋山耕作相会于京都,五人在祇园通宵喝酒。

 

(4) 摩登都市的光与影——约在1930年已拥有Leica相机的小津不仅是位摩登才子,也是那个时代的现实的表现家。1930年前后,小津电影的主题是东京的光与影、梦想与现实、正面与负面。1931年的《东京合唱》出现一个令人震撼的字幕:“失业城市东京”, 而1932年的《我出生了,但……》探讨了近代都市的终身监禁犯似的生存条件。

 

(5) 那是以“摇摇”开始的——1933年,社会上流行了“摇摇”,而西条八十作词的《流泪的候鸟》亦风行一时。那年2月,无产阶级作家小林多喜二在狱中被拷打致死。6月,共产党两巨头佐野学和锅山贞亲在狱中发表转向声明。年中小津完成了三部电影:《东京之女》、《非常线之女》和《心血来潮》。1933年2月,日本退出了国际联盟。从1931年9月18日的(满州)九一八事变,经1932年初的(上海)一?二八事变和满州国建国宣言,日本在中国的侵略行动令日本在国际上走向孤立。

 

(6) 并非碌碌无为的1936年——1936年1月16日,松竹制作厂从蒲田迁到大船。2月26日,爆发了二二六事件。3月1日,日本电影导演协会成立。小津在参予协会成立的过程中,与沟口健二、内田吐梦及田坂具隆关系密切,此后更扩阔了他的人际关系。7月18日,东京发生了阿部定事件。9月25日,小津和录音师茂原英雄合作、在蒲田用很落后的设备拍摄的第一部有声电影《独生子》首回公映。12月12日,中国发生了西安事变。

 

(7)《独生子》的东京学——《独生子》描写信州一个贫寡妇望子成龙,送儿子往东京升学,十多年后上京探子,才发现他只是一个穷教师,且已结婚生子,令她非常失望。小津的电影一直以东京为舞台,例如早稻田一带的学生喜剧和江东平民区的“喜八系列”。 《独生子》是一部以东京以外的地方和东京之间的关系为主题的电影。

 

(8) 在异国的战场上——从1937年9月9日到1939年7日16日,小津被征召入伍,在中国战场上过了22个月的士兵生活,初为陆军步兵的伍长,1938年8月升为军曹。他参加了上海、南京、安徽定远等地的战役。日本的报刊经常报导他在中国的消息。他写信给友人时常说自己“精神非常好”。在战地他和松竹明星佐野周二两度相逢,但曾和他相会于南京近郊的山中贞雄却于1938年9月17日病殁。

 

(9)“开天窗”的战争——小津逮属于专责使用毒气的部队,“几乎参加了所有的上海战役、南京攻击战、汉口战役、武昌战役以及发生在华中的战役。”小津的日记对1939年3月30日修水河总攻击的“特种弹”及“特种筒”放射有详细的记载。小津刚回国时亦曾发言;“看到这样的中国兵,一点也没有把他们当做人。他们是无处不在的虫子。我开始不承认人的价值,他们只不过是傲慢地进行反抗的敌人,不,是个对象,不管怎样射击,都显得心平气和。”(184页) 小津后来死于癌症,不知道“毒气部队的体验和癌症的病发之间是不是有关系?”

 

(10) 归来的男人——1939年10月1日《电影法》开始实行,小津与池田忠雄所写的《茶泡饭之味》不能通过剧本审查,影片被迫停止拍摄。小津1941年初完成的《户田家的兄妹》也有被迫剪掉的场景。1940年12月1日《电影旬报》刊行了最后一期。《电影法》的効力正式结束于1945年11月1日。

 

(11) “大东亚共荣圈”概略记——小津的《父亲在世时》首映于1942年4月1日,1941年拍摄此片时要大量修改写于1937年的剧本,但影片荣获情报局奖。1942年5月,已解散的日本电影导演协会被统合到大日本电影协会中。小津被分配拍摄陆军报导部策划的大东亚电影《缅甸战役:遥远的祖国》,但小津和斋藤良辅及秋山耕作合写的剧本不获通过,修改剧本期间计划亦被中止。小津等人于1943年6月被派往新加坡筹拍一部题为《前往德里》、以印度国民军为主题的宣传影片。接待他们的是负责印度事务的特务机关光机关,结果影片没有拍成,逗留在星加坡两年多的小津遂成为战俘,在裕廊拘留所看了超过一百部美国电影,到1946年初才被遣返日本。

 

(12) 所谓的“占领下”的反讽——小津返回大船制片厂时,好友清水宏已离开,而城户四郎不在岗位上。他与松竹签约制作了《长屋绅士录》(1947),场景是东京贫民区的一个大杂院,主人公是一个战争孤儿,剧本出于小津和池田忠雄之手。池田从《突贯小僧》(1929) 起一直和小津共同写了十多个剧本,今回是最后一次合作。小津于1947年秋天和斋藤良辅创作了《月升中天》,剧本描写疏散到奈良的三姐妹以各自不同的形式与相思的男子结合,是罕见的小津“恋爱电影”,可惜因故延期拍摄。二人再度合作的《风中的母鸡》反于1948年顺利拍成电影。

 

(13) 古都漫游——自《晚春》(1949)起,小津电影的剧本全由他和野田高梧共同创作,主题多与女儿的婚事有关,而小津也巧妙地利用了明星制,多选用年轻貌美的女演员。小津的家庭电影在战前集中描写了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作者的视角放在孩子的一方。自《晚春》以后,视角明显地转变为父母一方。《晚春》再一次确定了小津作为日本电影大师的地位,影片的故事梗概与广津和郎的原作小说完全不一样。《晚春》的女主角原节子,以后成为小津最欣赏的女演员。1951年的《麦秋》,就是以她为前提构思出来的电影。《麦秋》的间宫家位于镰仓,是三代同堂的大家庭,以30岁的女儿纪子(原节子饰)的结婚为契机,七人组成的家庭解了体。小津这时与他所景仰的“小说之神”志贺直哉成为朋友。

 

(14) 东京(复数的)故事——1952年,小津把战前《他前往南京》的剧本修订后拍成《茶泡饭之味》。小津在战后写剧本时,最初借住于茅崎馆,《东京暮色》(1957)之后,改搬往长野县的蓼科高原。小津对《东京物语》(1953) 的说明是:“通过双亲与孩子的成长,我想描绘日本的家庭制度是如何走向崩溃的。在我的电影中,这是一部情节剧倾向最强的电影。”接着他在《早春》(1956) 与《东京暮色》里,再一次确认了一夫一妻制的衰败和家庭制度的崩溃。《早春》主人公的婚外情,由于他的反省以及工作调动,夫妻间的危机暂时得以规避。《东京暮色》描绘了从前由于妻子产生婚外情而离家出走,已不完整的家庭因妻子的重新出现而全面崩溃。《东京暮色》是小津最阴郁和野田高梧强烈厌恶的一部电影。

 

(15) 另一种才华——1954年,小津全力帮助田中绢代拍成《月升中天》。沟口健二于12月22日看完了首映后表示:“拍得很不错,以前我反对拍这部电影,认输了。”1955年,小津接替沟口出任1949年重组的日本电影导演协会的理事长。1956年8月24日,沟口健二去世。1957年2月,小津与松竹再次签约。1960年1月,小津以《彼岸花》(1958)荣获第三届沟口奖。

 

(16) 彩色之路,形形色色——小津选择了较少人用的爱克发彩色系统来拍摄他的第一部彩色电影《彼岸花》。小津喜欢红色,而爱克发的红色就有十种左右。小津在《早安》(1959)里把衣柜抽屉分别涂上各种颜色。1960年的《秋日和》以白色和青色系统为基调,加强了入时、严谨的印象。

 

    (17) 勿忘死亡——小津式的“物哀”是在他过了55岁后经常碰到的词语,这里面显现出其逐渐无法隐蔽的疲劳的影子。小津的“物哀”与他本人体力、精力的衰退吻合。在《秋日和》中,小津的意冷和心灰非常浓重地支配着电影。1962年2月4日,小津86岁的母亲去世了。其后小津完成了由岩下志麻主演的《秋刀鱼之味》(1962) 。1963年12月12日,各家晚报都报导了小津安二郎逝世的消息。翌日,《体育日本》刊出城户四郎的谈话《惜小津安二郎君》,文中有云:“他去世前几天,我去着望他,或许是作为遗言对我说道:‘我在病床上考虑了很多,我认为最终让大众最感动的电影是家庭剧。’我从尊重死者遗愿的意义出发,决心这几年把他遗言中的家庭剧作为一条松竹路线推行下去。”(358-359页) 在圆觉寺的小津墓碑上,刻着当时身为道长的朝比奈宗源所书写的一个“无”字。

 

    田中真澄在本书所描绘的17个小津剪影,概括了小津安二郎(1903-1963)后40年的人生,即从20岁到60岁的经历,顺着时序不断变换主题和场景。以前五章为例,可以把标题依次改为:《小津的体格》、《工作地蒲田片厂》、《师友》、《小津电影中不景气的东京》与《1933年的政治气候与社会热潮》。和电影完全无关的第8-9两章,换过较主观的回目,可称《在侵华战场上》与《毒气部队的秘密》。作者在第8章大量引用小津的书信和日记,在第9章详细说明毒瓦斯战的真相,十分客观透彻。本书的中译本洋洋40万字,各章的篇幅皆为18-22页,因每章提及的人和事甚多,所以全书附有约444个原注及约680个译注,帮助读者了解内容。例如第8章提及战场上的“英勇事迹”(145页),脚注2的原注引了《东京日日新闻》的“砍杀百人比赛”为例,译者增添了五行译注作进一步解释。不过差不多全部译注都是新注,对没有原注的大量人名、地名、书刊名、专有名词、机构名称,以及历史事件等作简明精确的解释,大大提高了本书的可读性及趣味性。试细读译注中对《电影旬报》(5页注3)、关东大地震(33页注1)、吉行淳之介(58页注6)、青木富夫(59页注7) 、转向(88页注4)、《萤之光》(106页注5)、“前畑加油”(107页注4)、铁道马车(132页注4)、《舞姬》(136页注1)、《悲惨世界》(150页注2)、艺术院会员(253页注7)、《暗夜行路》(256页注4)、新闻小说(262页注4)、文学界新人奖(289页注5)、东兴园(306页注3)、锦绘(323页注2)与蓝丝带奖(357页注1)等言简意赅的说明,当知译者周以量博士的确花了不少心血翻译此书,而他对日本电影、文学、历史及文化有博雅的认识,所以才能巨细无遗地提供了约680个接近完美的译注。他的译文也十分流畅。

 

    田中真澄运用了大量的文献资料,对小津时代的电影文化氛围加以论述,亦旁及日本的政治背景与社会风俗。各章的内容丰富,第7章论《独生子》,把小津和林房雄比较,第13章论《麦秋》,阐析了“转回”的主题,皆见解独到。第16章对日本彩色电影的兴起,更详加说明。书中提及原节子,于第13章有云:“一直以来有这样一个定评:人长得很美,却是一个缺乏表演能力的拙劣的女演员。针对这个评价,自《晚春》以来,只要一有机会,小津就不断地高度地评价原节子。”(263页) 在第17章论及《秋日和》时表示:“如果说小津安二郎所压抑的性感主义在这里形成聚焦,那么我们几乎完全想相信他对原节子怀有爱情之意的‘传说’。尽管她对他,除了一个女演员对导演所产生的敬意之外,并找不到动过心的证据。”(348页) 读者往往要把分散在各处的有关信息收集在一起,才会对一些问题加深了解。田中真澄在书中对拳击(11-18页)、棒球(239-243页)与相扑(350-352页),均有趣味性的点描。他的论述方式倾向于小题大做和头绪纷繁,这既是优点也是缺点。试读第5章《那是以“摇摇”开始的》,当可体味他的书写风格。杜庆春教授在本书的代序指出:“我深感作者文献收集和爬梳的功力,这本书因此提供了一个远远超越了小津这个导演的知识范畴,将日本整个战前电影工业的某些细枝末节的部份生动地提供出来了。”无疑是一语中的。而战后日本电影工业的概况,本书亦有追踪至昭和38年(1963)。田中真澄是在小津逝世後才开始注意他的研究对象,但作為一個電影与文化史家,他对小津的生平及其艺朮的了解,当代罕有其匹。因此,《小津安二郎周游》固然是小津爱好者必读之作,也是日本片影迷可遇不可求的有趣的书。

 

    本书有两个手民之误:版权页的作者应为“Masasumi Tanaka”,书末小津电影目录中《东京物语》的首映日期应为“1953年11月3日”(371页)。此外,第10章193页提及导演大庭秀雄(1910-  )时,可加上他的卒年1997。译注可补充的地方亦有以下三处:第2章27页注13,田中荣三的卒年是1968;第2章31页池田义信后,可补上他的生卒年(1892-1973);而第三章54页注1,说田中绢代是“日本电影史上第一位女姓导演”,宜改为“日本战后电影史上第一位女姓导演”,因为曾当过沟口健二助导的坂根田鹤子(1904-1975),早在1936-1945年已导演了12部影片。

 

  评论这张
 
阅读(8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