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bout:Mandy

然后怎样

 
 
 

日志

 
 

永远怀念永远怀念永远怀念HMV?   

2013-01-21 23:47:13|  分类: 聽音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啊,越来越多东西都变成“那些年”了。

1月份去香港看hobbit的时候买了本“那些年”的Newsweek,last print issue,其实也就是第一次买即期罢了,那些年买的全都是过刊,学校的书店5块钱一本,一个月买两三本已经不失为半个英语专业的人学习及装逼的好素材。

其实对于这种对贵刊实质上毫无贡献过的人根本就谈不上永远怀念,就因为总是有这种等着买过刊的人,才令人家杂志社cut budget不做实体书。

前些天听到说HMV也申请破产保护了,第一个想法竟然是快去看看家里还贴着HMV价钱纸的碟有多少,过些年头搞不好这些贴纸就升值了。一副冷漠无情忘恩负义的样子。

记得第一次去HMV也是小学的时候第一次去香港,那时候其实只爱徘徊在DVD地方,远远地看CD试听的机器,又不敢去动。后来广州也有了能试听的高端洋气CD铺,十八铺的RED CD,到现在都居然还记得第一次在那里试的碟是橘子贝果的,买了又不见了的碟。这家虽然外表很正版但其实全是翻版的店到了今时今日居然在广州开了N家分店而且卖起了正版,即使到了今天搬了家还是有一家在附近,真可谓逆市奇葩。初中的时候新华书店还在卖台版和港版,现在也没有了。那时候天河城也有一家原版CD铺,两三年前还在,好久没去过,现在大概也不在了。荔湾广场正面左手边上楼梯也是一家冠冕堂皇卖老翻的店,早已不知所踪。而当年在广州的朝圣地肯定就是淘金的音乐无限,第一次储够钱能到那里买的是台版的to be continues,130大元竟毫不心痛。但到现在我每年看十几廿次演出,却怎样都盼不来孙燕姿的演唱会。就像那家翻版HMV的音乐无限在脑里面的记忆模糊得基本上可以说是没有了,但永远都没办法追回来一样(什么烂比喻= =+)。 后来学乖了,买碟转移到海印,人民币开始比港币值钱,买碟支出也就少了一大截,后来就有了淘宝,再后来,唱片变成了职业,再后来,离开这行,再后来,听到HMV破产。

回想这些年,家里从可以随便摆在CD机旁的几只碟到要侵占书柜的几排碟再到定做一个CD柜再到CD柜也摆不下又重新侵占书柜,CD铺消失了一家又一家,其实并不影响自己买碟。

所以其实并不需要永远怀念永远怀念永远怀念HMV,毕竟没有HMV,还有Hongkong records啊,CDwarehouse啊,信和啊,其他街铺啊,我还在商务印书馆买过碟呢,年度打折还很抵。

我们怀念的,不过是一种生活方式,有唱片的生活方式,但其实,根本是小部分人在怀念而已,大部分人根本就觉得世界上已经不存在唱片这种东西很多年。大部分人并不知道HMV是什么,也不知道HMV破产对于那小部分人来说代表了什么。很多东西是要被淘汰的,就像人类不再用蜡烛而用电灯,我们仍然需要光明,只是介质不同了。

就像音乐一样,需要的人会一直需要,不需要的人从来不会理会这个圈子发生了什么。可能会少了一些从业者,但音乐会一直存在的,只要人类还有听觉。

其实就是越想越无谓的事情罢了,没什么永远怀念,如果本来就没有消失的条件,谁也不需要怀念。
  评论这张
 
阅读(141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